夏天擁有狂吃冰的特權,捧著冰在手裡那種清涼快感,是在冬天沒法辦到的事,這會兒讓我想起小時做過的一件白痴事。大概是國中的時候吧!那時還是個不懂世事的黃毛丫頭,除了煩惱課業之外,吃飽稱著就是愛和人打賭。人性本質裡賭性堅強,什麼都可以拿來玩。過程還記得很清楚,因為是個慘痛的回憶。那是一個寒流來襲的午後,下課了和同學一起騎著腳踏車回家,在等紅綠燈時有人提議,要不要來點不一樣的,幾個小鬼起哄著問要做啥,原來是要挑戰,在冷風颼颼的天氣裡吃刨冰。話才剛說完一陣冷風吹過,那時感覺自己像被趕鴨子上架的櫻桃小丸子,臉上佈滿了三條線。

正值青春期的小孩子就是經不起挑釁,一行人就衝到家沒半隻貓的冰店裡,找張長方型的桌子就坐齊了。硬著頭皮的幾個人和老闆各點一碗綜合冰,只見老闆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們,很好心的說現在有賣熱食,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仍執意要冷冰冰的食物,瞄到老闆嘴角有一抹淺淺的微笑,我想,那是在偷笑吧!熟練的舀起四碗冰到掉渣的刨冰,用盤子一次端上來。那天冷到老闆還是戴手套幫我們用的呢~可見有多冷啊~(泣)。四個人望著自個兒面前那碗冰到在冒煙的巨大刨冰時,每個人臉都綠了,感覺碗裡的冰好像特別多,但表面上仍裝得十分鎮定,其實內心亮著一盞燈,照著那趴在地上人影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捶胸頓足著,大唱為了十萬元。

喊預備開始後,先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,明顯的感覺到從食道到腸胃,瞬間都結了冰,讓人馬上打了個冷顫。長痛不如短痛,乾脆卯起狂啃,結果呢~個個都可以當稱職的香腸代言人,由數十枚櫻桃小口集合而成的香腸嘴,很有外國辣妹的感覺。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水腫,手掌手心傻傻分不清楚,從蒼白的顏色逐漸轉換成青紫色,搞不清是刺痛還是抽痛,就像被人拿無數的針頭狂搓的感覺,恩,蓋痛。好不容易吃完一整碗冰後,原本以為夢饜結束了,忘了是哪位大姐說再來一碗的(爆泣)。如果眼神可以殺人,我想她大概被砍N百次了吧!還問老闆續碗有沒有半價,當下頭往肚子的方向垂去,閉上眼睛不想承認這個事實。

這時顯然老闆已經是台下的忠實觀眾,一付準備看好戲的模樣,二話不說馬上又端上四碗巨型刨冰,已經沒力再看隔壁對家的表情,脖子借放在桌子上直瞪著那碗冰,心裡狂喊媽媽的次數破萬次。意興闌跚的用湯匙攪著那座巨山,好像只要攪著那冰就會融解於空氣之中,想爾當然是一場誤會,冬天要融冰不如把我們融了比較快。後續究竟有沒有吃完已經忘了,只記得回到家就發高燒了,還躺了整整三天呢~也是從那次之後,大概有十年沒有再吃過刨冰了。今年終於破了戒又去吃了刨冰,那可怕的記憶已經淡然許多,不過看著像山一樣高的清冰,還是會忍不住打個嘍嗦,看到還是會有點驚驚呢,阿彌陀佛。

cen10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