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的東西都漲得很可怕呢~東西都貴得要命。上回去某知名量販店,想要購買民生用品時,發現架上的衛生紙全給搜購一空!(冏)連面紙類都不放過,幫幫忙也留一包給我嘛~(泣)。推著車子在賣場裡晃來晃去,希望可以找到其它的替代品。經過牛奶區,家庭號的外觀沒有放大,上頭標的價錢卻飆高了;走到放沙拉油和醬油的區域,看到很多媽媽正在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價位,一邊罵著有的沒的,忍不住拐個彎繞過這個戰局。厚,驚驚!

 買齊了東西便奔回家裡,看著寥寥無幾的戰利品,卻著實花了不少可愛的孩子。想起剛剛的戰局,裡面有位媽媽是這麼說的。『夭瘦喔~光是沙拉油就給我漲30塊啦!看來以後我家要吃素了啦。』另個媽媽聽了接著說:『嘿啊~醬油這種東西要怎麼省啊?我們那幾隻都吃重鹹耶~稍稍煮得清淡點就哀哀叫,安奈不行!現在要教他們電視上說的什麼..輕食主義啦!不然厚,吃個飯就把家裡吃倒了喔~』其它的媽媽聽了,一個個點著頭說是。

 想到這裡,忍不住笑了出聲。的確,媽媽們說的很實際。(笑)柴米油鹽醬醋茶,每樣都飆的不像樣,套住那位媽媽說的:『股票有那麼會飆就賀啊!』。我想,這可能就困難了一顛顛。好吧!晚上就勞煩媽媽,煮頓清淡的料理就好,把這個想法告訴娘親時,她聽了十分高興,想說這種煮法就輕鬆多了,還說晚上要給我們一個驚喜。沒想到,灑狗血的連續劇就是這麼發生的(捶地)。

 娘親把蔬菜清洗過後,直接丟入沸騰的熱水之中,然後就端上了桌(驚)。餐桌上擺了三菜一湯,其中有二樣是水煮菜,真的是個天大的驚喜(暈)。娘親笑吟吟的要我們開動,手上的筷子卻遲遲沒有反應,這時娘親皺了下眉頭說:『不是要吃清淡點嗎?這個夠淡了。蔬菜裡面的纖維質很多呢~快點吃吧!』此刻,感覺到顏面神經有種抽搐的感覺。『來,多吃點喔!』娘親夾了不少菜放在碗裡,我們只能用痴呆的樣子盯著她看。

 為了不辜負娘親的心意,勇敢的夾了一片葉子起來吃。入口的那瞬間,真的覺得自己是一隻羊!無滋無味,我出家了,阿彌陀佛。那片葉子呢,就這麼掛在嘴角上,抬頭望著那盤泡水的菜餚,都快哭了。『娘,我不是屬羊的耶~這..這根本是兔食嘛~』忍不住對著娘親的方向,苦苦的哀哀叫著。『那是你們不習慣啦!多吃一點,久了就沒問題了。』娘親自信滿滿的回應道。

 『是啊,我們的頭上都長出可愛的角角了,要不要拍張照留戀啊?』那片葉子始終還是掛在那兒,揮之不去。『哈哈哈,有那麼嚴重嗎?賀啦!今天開心大放送,幫你們切幾顆蒜頭配一顛顛醬油。對了,就是日式沾醬啦!』娘親原地轉個身,俐落的撥去蒜頭的外衣,用菜刀的背面拍了兩下,真的只有淋上一顛顛的醬油,就這麼呈上來了。『噹噹,請笑納。』我們很有默契的,當場頭都歪向右邊。

 既然娘親都這般有誠意了,只能耐著頭皮和這盤菜拚了!吃飯的過程裡,每忍痛啃下一片樹葉,就學著各種哺乳類動物的嗚叫聲,好不容易終於吃完了,我們也進化完成了,儼然是科學家最新的研究出來的新品種-猩猩人類。愉快地看著我們吃飯的娘親,滿意的點了點頭,哼著小曲收拾著殘局。而我們呢~含著淚退場,笑笑的說:『謝謝大家!』。

全站熱搜

cen10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